真相大白 大灾变揭示的魔兽背景故事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2-01-31 13:08:25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订阅《昆明手机报》,移动用户发送km到10658666,3元/月。

    赞达拉的回归

    巨魔这一种族曾在远古时期统治着横跨卡利姆多大陆的庞大帝国,直到后来他们遭遇了来自新崛起的安其拉虫人帝国的强大挑战。尽管远古巨魔帝国因这场战争而分崩离析并且再也未能恢复昔日的繁荣,但他们一刻也不曾忘却当年的荣耀。然而,从永恒之井被毁时算起,在这一万多年多中,巨魔却越发走向四分五裂,彼此攻伐不休。甚至当阿曼尼帝国在“巨魔战争”中惨败于奎尔萨拉斯的高等精灵与阿拉索人类组成的联军时,古拉巴什巨魔却在祖尔格拉布中悄无声息地堕落。人们似乎从未担心会有“巨魔再次联合起来”这种危险。

真相大白 大灾变揭示的十个魔兽背景故事(下)

    大灾变改变了一切。此前因在祖尔格拉布阻止哈卡回归和在祖达克见证了达卡莱冰霜巨魔覆灭的赞达拉部族认为:重新竖起巨魔联军旗帜的时机终于来到了。对于我们来说,真正有意思的东西是,在赞达拉与外部势力一贯的态度之下,他们是如何做出改变并成功说服祖阿曼和祖尔格拉布的巨魔统一到其麾下的呢?赞达拉的世界观因大灾变而发生了变化,随之而来的则是名为祖尔的古老神灵之精神的再度崛起。我们还没有见到赞达拉岛和祖尔本人,甚至连拉斯塔哈目前身在何方都无从知晓。显然,沃金仍然认为拉斯塔哈才是赞达拉内部握有实权的人物,但是我们尚不知晓他与祖尔的关系如何,甚至我们连祖尔确切的身份和来历都不清楚。

    此外,沃金对赞达拉试图统一所有巨魔的号召做出的回答颇有些意味深长。他的话不仅成为了未来与巨魔各部族之间关系紧张的开端,并由此将暗矛巨魔自己置于了一个全种族公敌的角色之中。我们相信,赞达拉的回归在今后将牵出一连串的重大事件。

    火焰德鲁伊与德鲁伊的本质

    我认为火焰德鲁伊是那样的具有象征意味,究其原因,并非是因为它们在海加尔山发起的攻击是受火焰领主拉格纳罗斯的驱使,而是因为我们相信这些火焰精灵对艾泽拉斯世界中心的猛烈袭击会对未来产生莫大的影响,特别是在泰达希尔根部之下,永恒之井还依然存在着。而最有意思的一点,火焰德鲁伊是德鲁伊派系中全新的一派,范达尔•鹿盔和他的儿媳蕾娅拉都为拉格纳罗斯以及暮光之锤效命,最值得注意的一点是,他们仅在了了数月之间便将这个组织建立起了规模,并成功地对海加尔山发起了全面进攻,而在这一过程中他们还出人意料地击败了哈缪尔•符文图腾,令后者被迫前去疗伤,但说到他们发挥的最大作用,还要数其对利爪德鲁依以及哨兵部队都起到的最大限度的牵制。

真相大白 大灾变揭示的十个魔兽背景故事(下)

    虽然在最后这支队伍被击溃,而拉格纳罗斯也事败身死。但他们的出现阐明了一个真相,那就是德鲁伊法术并非仅能按照塞纳里奥议会的方式才能行使。玛法里奥的确是一位睿智而强大的德鲁伊,塞纳里奥是艾露恩与玛洛恩之子这一点也不容置疑——但是以上两个事实并不能决定以德鲁伊法术来探索这个世界的途径只有一条。范达尔或许是一个疯狂的、邪恶的、走上了歧途的人,但正是这样一个家伙却发现了另外一条德鲁伊之道。

    火焰德鲁伊的崛起显示出怀揣愤怒之人并非只有范达尔自己。令人惊讶的是,竟然有如此一大批德鲁伊选择皈依了火焰德鲁伊教,而这种内部分歧必将在日后对塞纳里奥议会产生难以预料的影响。当世界逐渐从大灾变的创伤中恢复的同时,德鲁伊们也必须着手尽快解决这一问题。

    联盟/部落的双边冲突

    从《巫妖王之怒》起,我们便逐步发现联盟与部落的关系开始日趋紧张。回忆一下愤怒之门事件以及随后发生的幽暗城之战,不难看出,两大阵营之间的敌对态势在逐渐加深。而随着《大地的裂变》开始,萨尔放弃了部落大酋长之位,其继任者竟是以嗜血和好战著称的加尔鲁什•地狱咆哮,接下来我们便看到了越来越多的烽烟燃烧在两大阵营之间,艾泽拉斯的和平成了奢望,灾变的裂痕之上处处皆是刀光剑影。当死亡之翼一意孤行地推进他毁灭万物的计划之时,联盟和部落则在一边削弱和打击暮光之锤势力,一边还在为了争夺更多的资源明争暗斗。即使在死亡之翼陨落之后的现在也丝毫看不到这一形势有任何减缓的征兆。实际上,如果非要指出一点区别的话,那就是这场目前还处于半冷战状态的角逐似乎正在走向全面宣战。

真相大白 大灾变揭示的十个魔兽背景故事(下)

    而这种局面从我的角度来看并非仅仅是基于联盟和部落之间——虽然这一点是《魔兽世界》主要组成部分之一——但这个资料片实际上更多地在渲染每个阵营内部的紧张关系。麦格尼•铜须的遇难导致了一个矮人各部族尝试性的联合政权的建立,这个政权当中充满了尔虞我诈、政治阴谋和党同伐异的可能性;光明大教堂的大主教的叛徒身份已经败露;侏儒则身陷夺回故居的战争当中无暇他顾;希尔瓦娜斯已经成了被遗忘者的救星,并率领这群活尸在北洛丹伦的这片曾经的人类王国中积极扩充实力;加尔鲁什和沃金的分歧严重关系紧张,而牛头人则对他们今后在部落中的角色犹豫不决;地精和狼人还在为自身在新阵营中找到容身之处殚精竭虑……可以想见,未来的阵营关系将更加错综复杂,围绕政治这一话题将有越来越多的大事接连发生。

    松动的上古王权

    从现状来看,《大地的裂变》在使艾泽拉斯世界与元素位面的衔接上取得了可圈可点的成功。奥拉基尔和拉格纳罗斯死有余辜,而耐普图隆不知所踪,四大元素领主当中仅有塞拉赞恩安然无恙。麦格尼•铜须在他自己的城底成了一尊晶化了的雕像。萨尔不再是部落大酋长,而玛法里奥归来之后重新亲自执掌了塞纳里奥议会,除了解决范达尔领导的叛乱之外,他还要妥善地接纳新的巨魔和狼人成员。凯赞的地精失去了家园,吉尔尼斯的居民也因被遗忘者的入侵而无家可归。

    巨龙的上古之力随着死亡之翼的陨落一同消失,艾泽拉斯正在进入到一个全新的时期,许多长期被占据的上古力量之源出现了空缺,而新的挑战者则都跃跃欲试地希望主宰它们。赞达拉、纳迦、部落和联盟——所有的势力都在觊觎能从大灾变的混乱中渔利。

    我们正在从一个与其中的居民交战的世界走向一个居民彼此征伐不休的世界。

    死亡之翼的陨落:一个新纪元的开启

    死亡之翼在《大地的裂变》的表演最吸引我的地方在于:本质上讲,其实他已经完成了他的目标——当然,不是以他计划和预料中的方式。他的突然王者归来掀起的这场灾变的确使艾泽拉斯面目全非,而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中,凡人的命运都掌握在了凡人自己的手中。

真相大白 大灾变揭示的十个魔兽背景故事(下)

    这其实是我们在奥杜尔所看到的景象接下来的延续,在那里,我们这些凡人击败了泰坦的先驱者,迫使奥尔加隆承认凡人应该在他们所生存的世界上取得决定性的发言权。而奥尔加隆口头上承认的内容,却由死亡之翼将它变成了现实。这位灭世者试图将旧世界重塑成为他理想中的完美王国,然而世界本身却令有打算。凡人的力量异军突起将死亡之翼置于了死地,并且瓦解了守护巨龙存在的必要。麦迪文在与燃烧军团的战争最后关头所说的话成为了现实:这个世界的命运和未来应该掌握在那些凡人的手中。

    未来必将依然充满了激烈的斗争,并且以鲜血和生命为代价,这副贯穿于艾泽拉斯历史中的画面将继续延绵下去。死亡之翼的邪恶阴谋最终失败,某种程度上是因为他在一万多年的时间里不间断地倾听那些上古之神的低语,变得疯狂和邪恶,并酝酿出了怨恨和敌意。然而死亡之翼此举确实造就了一个崭新的世界。艾泽拉斯此刻正在迎来一个由她所养育的儿女们决定其命运的时代,她将不再任由泰坦或者那些从上古开始便被封印在地下的邪恶生物们摆布。耐萨里奥的陨落是一出悲剧,但他却帮助凡人们走到了这必须要走的一步。无论我们今后走向何方,都必须要经过我们自己的努力。

编辑:王晰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