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湘大肚写真曝光 为孩子向贝嫂学习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8-21 09:41:16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李湘写真。
李湘写真。
李湘写真。
李湘写真。

近日,著名主持人、电影制片人李湘为某时尚杂志拍摄的独家孕期大片面世,在接受该杂志记者采访时毫不避讳的谈及不为人知的这段婚姻和老公王岳伦,以及对即将到来“两个宝宝”的喜爱,一个是肚中的TA,一个则是11月份即将上映的《熊猫大侠》。

以下为杂志原文

这个11月,李湘将迎来两件人生大事:宝宝的出生和由她担任制片人的古装喜剧电影《熊猫大侠》上映。14年间,她从地方台娱乐红主播,变身内地综艺“一姐”、湖南卫视董事、芒果影业公司总裁,见证和推动了中国电视产业娱乐化风潮的风生水起和激荡蜕变。也从清纯可爱的女孩,备受争议的恋爱中的女人,变成今天幸福沉淀的“孕”味妈妈。

她是成功与非议、娱乐与严肃、可爱与韵味、风趣与城府的综合体,以及,最甜姐儿的3F女人。

约好与COSMO拍照的下午,当踩着粉色芭蕾平底鞋的李湘,走进中国大饭店的总统套房。我的心暗暗诧异:十年过去,3G横扫了“呼机、手机、商务通”。一起做广告的濮哥哥也变成了德艺双馨中年,唯独这个月亮脸女人,还是像从前一样珠圆玉润,喜气洋洋,看不到多少沧桑。

别的女人的时钟挂在脸上,而她的藏在肚子里——这个十一月,33岁的李湘就要升级做母亲了。孩子的父亲是导演王岳伦。

这是她自年初再婚怀孕以来,首次主动面对主流媒体,全面剖白和她生命如影随形的一切:孩子、争议、爱情、事业。

每个人都在想,从1995年出道到现在,一个略显孩子气的女人,是怎样穿越漫漫时间考验,舆论风暴洗礼,始终站在名利场的风口浪尖——

她以开中国电视综艺先河的“快乐大本营”首位当家主持身份红遍中国。很多人想,这是她所能爬上的最高的山了吧。毕竟靠着蹦蹦跳跳,牙尖嘴利并不能走很远。谁料她不但成功跳脱了串场、背台词的命运,还将湖南卫视台董事、芒果影业公司总裁、影视制片人、大牌主持等角色集于一身,朝着传媒圈最有势力的女人不断迈进——传闻中,她可能还会成为继杨澜、吴小莉之后,第三位走上电视台台长职位的国内女主持人。

她有前后两段情史被炒得沸沸扬扬——第一次和钻石大亨李厚霖相识33天高调闪婚旋于两年后离婚。第二次是和名气财富皆在自己之下的新锐导演王岳伦低调登记并闪电怀孕。每一次都引来公众的话语狂欢。

李湘其实和世上其它等待做妈妈的女人毫无二致。她安静地坐在一边。任造型师的手上下左右,像个听话的洋娃娃。让人想不通那些争议和纷乱到底从何而来,因何而生。

她的手,过一会就会在自己可观的肚皮上摩挲几下,里面那个令人好奇的小生命,即将在黑暗中迎来人生第一次集中而火爆的闪光灯体验。作为娱乐女人的后代,这既是TA的特权也是无奈。当我说起一个有趣的科学调查,男性政治家们会因为有了女儿而变得温和、右倾,而女性政治家们会为有了儿子而左倾、激进,她笑嘻嘻接应说:“真的啊?那我希望生的是女孩,因为我很想变得更温柔哈哈。”

其实不需要变得更温柔,她已迥异于我见过的那种女权主义的职场女金刚。长达三个小时的辛苦拍摄,四五身繁琐造型,所有人都看到一个像小象般笨重的孕妇,是如何合理撒娇,微笑配合,在摄影师的镜头前,自如地拗出各种“孕味”曲线,有时,很风情的向后提起一条小腿——唉,这是一个我永远没有勇气尝试,也太挑人的POSE。

刘索拉在《口红集》中感慨:现在我们能选择的女性模式并不多,我们使了那么大劲儿想当女人点的林黛玉,结果还是只能当林道静。女权主义让女人长出了胡子,而失去了真正的美丽。

当我们从水做得身子骨变成一块坚硬的水泥,大脑是雷达,心是堡垒,像男人一样冲锋陷阵。33岁的李湘,体内不但有个Hello Kitty,还很Hello Ok——没错,很多人讨厌这只最著名的女猫,35岁还爱蝴蝶结、亮粉,玩无辜可爱,但你是否注意过,无论这个世界怎样喧哗,她的表情,永远是活了一万次的安静?

因为,她不只可爱,还永远搞得定。

为了宝宝,也要像Victoria Beckham

在一个娱记朋友的字典里,比较有FEMALE的女明星大致可分两种,一种是抽象的零信息型,自顾自地坐在那儿,像个黑洞或青花瓷瓶,除非你主动跑过去用手指叩它一声,否则绝不会发出什么声响,即使对你说点什么也是若即若离的嗡嗡嗡。轻轻合下睫毛就是一个婉转的故事。引起你不断升华出各种想象力来填满她。比如嘉宝或是王菲这类,天生有种矜持的震慑力。

一种是具象的或者说信息爆炸型,安静的时候也许疏松,一旦触动开关就像烟火般噼哩啪啦。眼睛、手啊、嘴啊,没有一处不在主动传达着密集直白的个性,爱恨,喜怒。让你没有空间想象,只有集中处理现成信息的份儿。比如芭芭拉史翠珊或是小S。但密集信息的结果是,她们也容易比前者承受更多的指摘。

当然也有综合两者或是皆不搭边的。但很明显,李湘要靠后一点。一个很明显的标志就是,当你走近她的气场范围十余秒钟,她是绝对不习惯冷场的类型,会主动与你说点什么——虽然我们见面才只有十几分钟,她正被化妆师摆弄,真正的采访要一个小时后才开始。

这种主动来自她的礼貌,来自她所经受过的主持训练,还来自内心那个大大咧咧不知幸福感需要收敛的小孩——从她三四岁时的照片看到现在,高达百分之七八十的表情就是喜洋洋笑着——那种让长辈们想把她疼化了的笑。直到做了主持人以后,才偶尔有些中性酷酷的造型。

可惜的是,这世界上有那么多人不容易感到幸福,却容易对别人的笑容过敏,于是,我听过不只一个人说李湘的笑容假,也许,这样说的人可以自己试试笑三十年看看,相信这并不容易,特别是当那么多负面声音传来的时候——

2009年初,当公众们还没有从“李湘低调二婚”的新闻中清醒,有关于她怀孕待产并借机炒作的消息便漫天飞扬起来,兴奋度和密集度不亚于对她第一次婚姻的关注——“李湘王岳伦奉子成婚?” “用怀孕搏新片宣传?” “违规鉴定婴儿性别?” “5月复出与董卿争一姐?”

“哈哈。”李湘忍不住迸出湘式大笑,“如果他们觉得我在妊娠反应吐到前心贴后背的时候,还有力气拿宝宝和自己的命来炒作,那就自己来试试看!”

“就算在负面新闻最多最严重的时候,我都没有哭过一次”,就是这样笑惯了的李湘,却在这个年初,倾泻了人生最多的眼泪。

“妊娠反应最厉害的时候,一天要吐到12遍,吐胆汁吐血,曾经有三天医生不让我喝一滴水吃一粒饭,胃都空得贴到一起了。在医院保胎几个月,完全不能出门。公司有几个月都撒手不管,全部交给他们。”

李湘承认自己的表现并不勇敢。“从小到大没吃过这样的苦,每天都在难受,脑袋疼,想哭,想爸爸妈妈过来看我,我对他们哭着说不想要这个孩子了!”李湘的婆婆在网上查到马伊莉也是这样的孕期症状——每天哭泣,她们是两百人中出一个。

“当时我难受得简直要疯了,甚至和先生嚷:我不想生了,一辈子都不像要孩子了!要不我们离婚好不好!他气坏了,说你是不是发神经啊?再坚持一下,忍一下!最后还是爸爸把我骂了一顿,你看,农村的妈妈们,生那么多,还下地干活,怎么你就不行?!”

李湘很庆幸自己挺过来了。现在,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反应平息以后,宝宝赐给她一段特别简单规律的生活,简直是人生中最享受,最奢侈的一段:每天早上7点多醒,12点吃中餐,然后午睡,下午3点多起,看书,读报,和宝宝说话,活动,4个月时开始上网浏览新闻标题,并且只看好消息。然后是吃晚饭,散步,10点前睡觉。

“现在有些人对生育好像看淡了,做母亲也变老土了。起初,我也是想着再玩一两年,再伪装一段单身嘛。但是等宝宝真正到来,才发现做母亲的体验不可替代。如果我是COSMO的主编,我很想做一个选题。告诉女人到了适合生育的年龄,不要有什么顾虑和害怕,该生孩子就生。前提是找到真正合适的人。”

谈起宝宝,那个从来打不倒的舞台女王好像不见了,眼前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掉到蜜罐里的准妈妈——这个孩子的到来,会是她职业生涯的休止符吗?

“十年之后,你还希望有人知道自己吗?”我问。

思索良久。“哈,如果我的孩子长大以后出去,老师对他说,你妈妈可是有名的主持人啊,我知道了会很骄傲。”

“记得辣妹组合解散以后,维多利亚的孩子不知道她会唱歌,她就把大家重新组织起来,进行了一次全球演出,因为她希望自己在孩子面前是有光亮的,有价值的,不只是一个主妇。也许我会为了自己的孩子一直做节目。”

COSMO:这个孩子更多是为谁生的?

李湘:这个孩子是为他生,也是为我生,更多是为他生吧,哈哈。

COSMO:你觉得自己的人生会为这个孩子改变多少?

李湘:变得更包容、平和、想问题更现实吧。比如从前我投资买房时从来不看户型的,一看小区的坏境大致差不多,就喊助手交钱去吧。有时都得问助理,哎,我上次买的是几幢几门来着?但现在不会这样了,买房要考虑孩子成长的需要,还有老公,月嫂,公婆都要住,现在我变成了一个看房超仔细的人。什么琐碎都操心。我很不甘心的对妈妈说,哎哟,我现在竟然变成主妇了。

COSMO:希望小朋友哪些像妈妈,哪些不要像?避免什么弯路?

李湘:还是他自己感觉开心快乐最重要。不想给他任何负担。不管他将来做什么,是艺术家,明星,都很好,像他爸爸一样吃碗炸酱面就快乐。老实说,我妈妈过去经常教我这个那个,但最后我还是喜欢自己去碰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经历,和他必须承受的,没必要让下一代和我们一样。

(本文来源:网易娱乐 )

编辑:戴兴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