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的响声》媒体见面会 杨丽萍提“衍生态”(图)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4-16 10:18:43进入社区

杨丽萍称自己有退居幕后的打算记者 李振宇/摄

  昨天(4月15日)下午,著名舞蹈艺术家杨丽萍出现在昆明海航酒店,一身民族休闲装,笑意融融。她的又一力作、大型打击乐舞《云南的响声》(以下简称《响声》),将于5月7日、8日在云南艺术学院实验剧场首演,她携同万里、蒋明初、罗旭等主创人员出席了媒体见面会。

  见面会上,主创人员纷纷谈及《响声》创作由来:一个偶然机会,杨丽萍在中缅边境发现了一面大鼓,鼓有3米多高,是用一棵大树直接挖空做成。杨丽萍说:“现在要做这种大鼓是不可能了,根本无法找到材料。”于是,她不惜代价,在中缅边境的热带雨林中,收集了几十面这样的大鼓,牛拖马拉带出来,因此有了创作一部打击乐舞的灵感。

  此后,杨丽萍和万里、蒋明初、罗旭等人接触,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纷纷说出自己听见过的响声,集体智慧碰撞火花,最后决定将人们不容易注意的声音结合起来,让观众听见新鲜的东西,像吃惯了海鲜的人体验不同的味道,于是《响声》进入紧密锣鼓的创作中,也得到了省委宣传部等部门的大力支持。

  杨丽萍在该打击乐舞中提出了“衍生态”新概念,主创预想:“这可能又将掀起一股争议。”词作家、该乐舞文学总监蒋明初说:“当年《云南映象》演出时,提出了原生态文化概念,曾在全国引发一场讨论,一些比赛上有评委问,假如让李怀秀和宋祖英同台演唱,该如何评价?最后,连央视青年歌手大奖赛都有了原生态唱法。不管外界对衍生态评价如何,能引发争议就是一种贡献。”

  农民出身的杨丽萍被人称为农村“文艺生产队长”,她说:“该作品里有很多世界少有的东西,比如数十大鼓‘催生’的场面,那是了不得的。我们所要展现给观众的,是与生命有关的声音,是从灵魂里发出的声音。”据了解,该打击乐舞在昆明的首演,将于明天开始发售门票,昆明剧院、云南艺术剧院等地设有售票点。

  杨丽萍答媒体提问

  越闻泥土的味道 越能让自己超脱

  见面会上,杨丽萍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她还笑称,自己是堕落人间的天使,是农村的“文艺生产队长”。

  记者(以下简称记):《响声》在昆明首演后,接着是全国的50场巡演,之后会到云南定点演出吗?

  杨丽萍(以下简称杨):全国50场巡演估计要到8月份后才结束,接下来有一个多月的休息调整,紧接着我们又要做第二次全国巡回演出,估计有30场左右,这样时间就到下一年了,如果那时计划在云南民族村建设的“云南映象大剧院”竣工的话,《云南映象》和《云南的响声》就会在民族村定点演出。

  记:都是你的作品,到时会不会形成观众和票房分流,从而让你的两个作品自打擂台?

  杨:不会的。我们会分成季度定点演出,不存在票房和观众分流的状况。

  记:《藏谜》也是你的作品,但云南观众一直无缘看到,有了定点演出后,《藏谜》会不会在昆明演出?

  杨:不会的,《藏谜》是放在藏区演出的。

  记:你的创作精力一直很旺盛,我们也非常关心你的身体。

  杨:我的每一次创作都是有感而发,每部作品都力求打动灵魂。现在有很多演出,艺术水准都非常高,但我要做的是在演出结束后,留给观众更多东西。我身体向来很好,活得充实的人身体都会非常好。(笑)

  记:你已是“孔雀女神”,这一次演绎一位临产孕妇,是一种挑战吗?你如何诠释这个角色?

  杨:艺术家罗旭称我为农村“文艺生产队长”,我很喜欢别人这样叫,因为我本身是农民,《响声》里的演员大多是《云南映象》的原班人马,是我从农村挑选出来的,他们当中有的十五六岁就跟着我,现在已经非常成熟,可以看着乐谱等排练,演出也成了一种创作。比如虾嘎,他跳烟盒舞时,已能让那种“哒……哒……”的节奏变得极快,要知道这种旋律节奏,只是用两个指头弹出,要做到那么快非常不容易。

  对于孕妇这个角色,无所谓挑战,应该是得心应手,我演的是一位实实在在的妇女。以往都说要越飞越高,从而有某某神、雀之灵等称号,现在是天使堕落人间,越闻泥土的味道,越能让自己超脱,这是到了更高的层次。

  记:确切说,衍生态的概念是什么?

  杨:衍有繁衍生息的含义,也有挖掘创作和想象。如果只从父辈那里原模原样继承,就没有现在的东西了,我是要在原生态的基础上进行再想象,并挖掘、发展、发挥现代人的想象力,把原生态的文化表现出来。

  记:有没有新的创作计划?

  杨:现在一门心思都放在了《响声》这部作品上,新创作的想法是有一些,但还来不及去做。我也有退居幕后的打算。

编辑:卢 麓

商讯